返回
顶部

中央政府  |  广西政府  |  柳州政府  |  欢迎访问广西柳州融安县人民政府门户网站!
网站支持IPv6
手机版  |    政务微信  |    政务微博  |    智能问答  |    无障碍阅读  |   设为首页  |  加入收藏
搜索热词:
融安要闻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融安要闻

从“我不脱贫”到“我要脱贫”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  |   作者:钟修杰  |   日期: 2019-04-14 14:09   |   浏览: 1140 次   |  字体:T T T

“钟书记,我家已经完全达到‘两不愁三保障’的标准,谢谢您的帮助,今年我主动申请脱贫。”2018年10月,我跟平时一样,来到广西壮族自治区融安县沙子乡红妙村贫困户宁老汉家走访,他主动提出要脱贫摘帽。看着宁老汉真诚的脸,我知道他是真的转变过来了,也真心为他高兴。

还记得2016年的一个冬日,我突然接到一位帮扶干部的电话:“钟书记,我到宁老汉家做初步脱贫摸底工作,他以为我要给他脱贫,坚决不同意签字,您看能不能帮我做一下他的思想工作……”放下电话之后,我决定立刻前往宁老汉家了解情况。

宁老汉名叫宁志明,那年60岁,是红妙村2015年精准识别出来的建档立卡贫困户,家里只有一间平房,家庭稳定年纯收入不足万元。

当我走到宁老汉家门口时,只见他蹲在门口的沙石堆旁,吧唧吧唧地抽着烟,忽明忽暗的烟头映照着一张沧桑的脸。宁老汉4岁的小孙子独自在屋里玩耍,家里还没有烧火做饭。

“钟书记,为什么要给我脱贫?”一见到我走来,他将手中的烟狠狠丢到地上踩灭了,迎上来质问道。

“有什么问题咱们慢慢说,都会解决的,不要激动。”我顺势坐在门口的柴火堆上向他解释政策,“帮扶干部入户做脱贫摸底工作,是对所有贫困户开展的工作,之后还要经过村级评议、乡级公示和县级审核公告等程序,脱不脱贫要等全部程序走完了才能确定。再说就算脱贫了,也会跟踪扶持两年,同样享受扶贫政策。”

聊天中我得知宁老汉早年离婚,独自抚养儿子长大。儿子结婚后,儿媳因受不了家里的贫困,丢下两岁的孩子离婚走了,家里的生活来源全都依靠在县城打零工的儿子。但自从儿媳走后,宁老汉的儿子也没心思做事,收入时有时无。年迈的宁老汉要照顾孙子,无法兼顾其他农活。

“现在孙子上幼儿园,每个月都要交170多元的伙食费,这个月勉强凑齐了,下个月就不一定能拿得出来。我现在是贫困户,孙子上幼儿园每年还能免除1500元的保教费,如果让我脱贫,可能每年的保教费都不能免了。”宁老汉无奈地说。

看着满脸愁容的宁老汉,我感觉心里沉甸甸的。之后在村级的评议会上,我把他家的具体情况向评议代表们做了说明,参加评议的7名评议代表在表决时一致同意当年暂缓把他列为脱贫摘帽初选名单。

鉴于宁老汉家的特殊情况,我跟村里商量决定改以前针对他家的劳务输出脱贫为低保救助,暂时帮他们家渡过难关。2017年初,我帮宁老汉申请了每季度1755元的低保金。

低保申请成功只是宁老汉家变化的开始。得知宁老汉家有些空闲的土地,我鼓励他自力更生发展一些力所能及的产业。宁老汉也很积极,种植了需要劳力少、投资少、见效快的玉米、蔬菜。然而,要想真正摘掉贫困户的帽子,还得依靠宁老汉的儿子。

2017年的一天,趁着宁老汉儿子回家,我和他坐下来交流,并将分好类的贫困户务工信息递给他,希望他能安心外出务工一段时间,先稳定住家庭收入。谁知他却以“工资高的太远了,工资低的不想去”为由拒绝了。我感觉像是被泼了一盆凉水。

扶贫先扶志!要想拔穷根,先得把宁老汉儿子的斗志扶起来。之后我又多次与宁老汉儿子交流沟通,“现在你家已经有低保了,能暂时解决一些家庭困难,但脱贫还是要靠自己。”“外出务工也是扩大交际圈的一种途径,有利于认识更多的朋友,还愁找不到老婆吗?”……一番话像是说到了宁老汉儿子的心坎里。有一天,宁老汉儿子主动打电话给我说,他要好好做事,争取早日脱贫。

2018年,我为宁老汉量身定制了养鸡“一条龙”计划,在年初帮他申请了50只鸡苗,利用他自己种植的玉米进行小规模的土鸡养殖。然后借助朋友圈帮他销售。宁老汉儿子外出去广东打工,每月固定有3000多元的收入。这一年,宁老汉家稳定年纯收入为4.49万元。

当我再次到他家摸底脱贫事宜时,宁老汉拉着我的手高兴地说:“钟书记,我要脱贫!”

(钟修杰 作者系广西壮族自治区融安县纪委监委干部)

责任编辑:陈国正

【打印页面】

上一篇:出台好政策 合力促春耕

下一篇:春分时节田园美